历代易学人物1
2006-11-21 13:58:10
 

 

历代易学人物

孟喜 


孟喜,生于汉昭、宣帝之时,约公元前90-前年前后,字长卿。东海兰陵(今山东苍山县西南)人。其父孟卿善治《礼》、《春秋》,后世所传《后氏礼》、《疏氏春秋》皆出孟卿。孟喜遵父之命习《易》,与施仇、梁丘贺同学于田王孙,为汉代第一位易学家田何的再传弟子。他自称得田王之真传,“师田王孙,且死时枕喜膝,独传喜”(《汉书·儒林传》)。其实,这是孟喜为了假借其老师声望抬高自己在当时的地位而编造的故事。同门的梁丘贺曾疏通证明之:“田生绝于施仇手中,时喜归东海,安得此事?”(同上)孟喜学有师法,这是事实。但他并不是田何的正宗传人,而是一位叛离儒家师门、敢干接受异端邪说的易学家。他“得易家候阴阳灾变书”,以阴阳灾异解说《周易》。正因为如此,起初汉举博士,“众人荐喜,上闻喜改师法,遂不用”(同上)。讫于宣帝时,孟氏易才列于学官,与施仇、梁丘贺并称汉初三大家,“繇是《易》有施、孟、梁丘之学。”(同上)从经学言之,他属今文经派,曾参加过汉宣帝召集的经学讨论会,“与五经诸儒杂论同异于石渠阁。”根据《汉书·艺文志》载,著作有:《孟氏京房》十一篇,《灾异孟氏京氏》六十六篇,《章句施、孟、梁丘氏》各二篇,已亡佚。《隋书·经籍志》有“《孟氏易》八卷,残阙”。清人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有《孟氏章句》一卷,今天我们研究孟喜的易学思想,主要凭借唐僧一行《卦议》所引孟喜思想。


(摘自林忠军著《象数易学发展史》第一卷1994年7月第1版第54页)


 


焦延寿  


焦延寿,西汉梁人(今河南省商丘县南),字赣。家贫*,因好学而得到梁敬王的资助。学成之后,为郡吏察举,补小黄令(小黄,为西汉陈留郡之属县,今河南兰考附近)。任职期间,常先知*邪,而使为盗者不敢轻举妄动。后因“爱养吏民,化行县中”,被举荐,升迁外地为官。三老官属上书挽留,得到批准,并使官职增高。最后死于小黄。于《周易》自称学于孟喜,其学生京房也认为“延寿易即孟氏学”。而孟喜正传弟子“瞿牧、白生不肯,皆曰非也”。其实,“焦延寿独得隐士之说,托之孟氏,不相与同”。“其说长于灾变,分六十四卦,更直用事,以风雨寒温为候,各有占验。”(以上所引,见《汉书·京房传》)这些思想后来被其弟子汉代著名易学大师京房继承和发挥。焦氏的易学著作有《易林》、《易林变占》。《隋书·经籍志》载有焦氏撰《易林》十六卷,梁又本三十二卷。《易林变占》十六卷。《旧唐书·经籍志》载有焦氏《易林》十六卷,《新唐书·艺文志》、《宋史·艺文志》亦有著录。今存焦氏著作有《易林》。

(摘自林忠军著《象数易学发展史》第一卷1994年7月第1版第67页)      


 


京房  


西汉两位京房,于易学皆有研究。一位受学于杨何,官至太中大夫、齐郡太守。其学传梁丘贺,《汉书·儒林传》云:“梁丘贺,字长翁。……从太中大夫京房受易。房者,淄川杨何弟子也。房出为齐郡太守,贺更事田王孙。宣帝时,闻京房为易明,求其门人,得贺。”另一位是西汉今文易、京氏之学创始人。这里所言的是后者。京房(公元前77-前37年),东郡顿丘(今河南清丰西南)人。字君明,本姓李,好音律,推律自定为京氏。元帝时立为博士,官至魏郡太守。屡次上疏,以卦气、阴阳灾异推论时政,后因劾奏中书令石显专权,为石氏所忌恨,被捕下狱处死。死时年四十一。于易学师从梁人焦延寿,对《周易》象数多有发明,言纳甲、八宫、世应、飞伏、五星四气等。而且能够运用象数理论进行占验。据其弟子说:“房言灾异,未尝不中。”(《汉书·京房传》)死后,其学传与东海段嘉、河东姚平、河南乘弘,形成了西汉易学中的“京氏之学”。京氏一生撰写了不少的易学著作,《汉书·艺文志》载有:《孟氏京房》十一篇,《灾异孟氏京房》六十六篇,《京氏段嘉》十二篇。而《五行志》又引京房《易传》、《易占》二书。《隋书·经籍志》载有:《京房周易章句》十卷、《周易错》八卷、《周易占》十二卷、《周易妖占》十三卷、《周易飞候》、九卷、《周易混沌》四卷、《周易占事》十二卷、《风角五音占》五卷、《周易飞候六日七分》八卷、《周易守林》三卷、《周易集林》十二卷、《周易四时候》四卷、《周易逆刺占灾异》十二卷、《周易委化》四卷、《逆刺》一卷、《方正百对》一卷、《晋灾异》一卷、《占梦书》三卷等。《唐书·艺文志》载:《京氏章句》十卷、《占候》三十三卷。《经典释文·序录》载:《京房章句》十二卷。以上京氏著作大多佚失,今只存《京氏易传》三卷。“考《汉志》作十一篇、《文献通考》作四卷,均与此本不同。然《汉志》所载古书卷帙多与今互异,不但此篇,《通考》所谓四卷者,以晁、陈二家书目考之,盖以《杂占条例》一卷,合于《易传》三卷,共为四卷,亦不足疑,惟晁氏以《易传》为即《错卦》、《杂占条例》为即《逆剌占灾异》,则未免臆断无据耳。”(《四库提要》)然今存《京氏易传》与《汉书》所引《易传》大不相同。前者言与纳甲筮法相关的内容,后者言卦气、灾异。故知二者是京氏两本不同的易著。清人对京氏佚失的书有辑录。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辑有《周易京氏章句》一卷,黄奭《汉学堂丛书》、孙堂《汉魏二十一家易注》也有辑录。(摘自林忠军著《象数易学发展史》第一卷1994年7月第1版第77页)  

郑玄

    郑玄(127-200),字康成,北海高密(今属山东)人。世称“后郑”,以别于郑兴、郑众父子。他一生博学多师,兼通今古文:“师事京兆第五元先,始通《京氏易》、《公羊春秋》、《三统历》、《九章算术》。又从东郡张恭祖受《周官》、《礼记》、《左氏春秋》、《韩诗》、《古文尚书》。以山东无足问者,乃西入关,因涿郡卢植,事扶风马融”。(《后汉书•郑玄列传》)在外游学十余年,后回乡里聚徒讲学,其门生“相随已数百千人”。后因政治上反对宦官专权而被禁锢。自此,他闭门不出,潜心著述,通过注释、研究诸经和当时流传下来的历史文献,而创立了郑学。根据《后汉书》记载,郑玄著作很多,其中有反驳何休而作的《发墨守》、《箴膏肓》、《起废疾》,有弟子撰郑氏答弟子问五经的《郑志》八篇。“凡玄所注《周易》、《尚书》、《毛诗》、《仪礼》、《礼记》、《论语》、《孝经》、《尚书大传》、《中候》、《乾象历》,又著《天文七政论》、《鲁礼禘袷义》、《六艺论》、《毛诗谱》、《驳许慎五经异义》、《答临孝存周礼难》,凡百余万言”,均佚。清袁钧《郑氏佚书》、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有辑本。孔广森《通德遗书所见录》、黄奭《高密遗书》也有辑载。据历代史志记载,其易学著作主要有《周易注》、《易赞》、《易论》、《易纬注》,现存的有《易纬注》,其余佚失。郑玄的易学思想主要见于《易纬注及唐李鼎祚《周易集解》,宋王应麟、清人丁杰、张惠言、    等人辑有《周易郑康成注》、《周易郑注》、《周易郑氏注》等书。清惠栋作《易汉学》、张惠言作《周易郑荀义》对郑氏易学皆有阐发。通观郑氏易学,主要有四方面的内容:爻辰说、礼象说、易数说、易学训诂。(摘自林忠军著《象数易学发展史》第一卷1994年7月第1版第150页)

 

 

荀爽

    荀爽(128-190),东汉人,字慈明,一名谞。颖川颖阴(今河南许昌)人。幼而好学,年十二能通《春秋》、《论语》。时人称:“荀氏八龙,慈明无双。”延熹九年拜郎中。献帝即位,就任平原相,后晋升司空。政治上,因反对宦官专权,而遭党锢,后又参入谋除董卓之乱。一生对经学皆有著述。据《后汉书•荀爽传》记载,“著《礼》、《易传》、《诗传》、《尚书正经》、《春秋条例》,又集汉事成败可为鉴戒者,谓之《汉语》,又作《公羊问》及《辩谶》,并它所论叙,题为《新书》。凡百余篇,今多所亡缺。”《隋志》有荀氏《周易注》十一卷,新旧《唐志》有荀氏《周易注》十卷,皆佚。其易学思想主要见于李鼎祚《周易集解》所辑荀氏《易注》。清人对荀氏易注多有辑录。如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辑有《周易荀氏注》三卷,孙堂《汉魏二十一家易注》辑有荀氏《周易注》一卷。惠栋撰《易汉学》,张惠言撰《周易荀氏九家义》等对荀氏易学皆有阐发。

    荀氏易学,就其学派而言,当属于西汉费直一派。西汉由于官方倡导,学易之风大盛,易学派别林立,《汉书•艺文志》载,西汉主要易学派别,官方有施、孟、梁丘和京广氏之学,民间有费直、高相两家。官方四家在东汉趋于衰微,而费氏易逐渐兴盛,传费氏《易》者绵延不绝。《后汉书•儒林传》:“建武中,范升传孟氏《易》,以授杨政。而陈元、郑众传费氏《易》,其后马融亦为其传。融受郑玄。玄作《易注》,荀爽以作《易传》。自是费氏兴,而京氏遂衰。”荀氏虽治费氏《易》,然从其思想渊源看,远非费氏一家,而是兼收当时各家之说。剖析荀氏易学思想体系,我们可以看到,他一方面继承了费氏《易》的家法,以十篇之传文解说经意;另一方面又吸收了西汉以来孟喜、京房等人的易学思想,并在此基础上,独辟蹊径,建构起以乾坤阴阳为骨架的易学思想体系。

(摘自林忠军著《象数易学发展史》第一卷1994年7月第1版第176页

虞翻
    虞翻(164-232),汉末三国时会稽余姚(今属浙江)人。字仲翔,他少而好学,有高气。最初,为会稽太守王朗之功曹,孙策征会稽,王朗败绩,虞氏归孙策。孙策复命为功曹,待以交友之礼。自此,他追随孙策左右,驰骋疆场。后州举茂才,汉召为侍御史,因司空曹操举存而不就。孙策死后,其弟孙权主事,以其为骑都尉。
    虞氏性情疏直,多次犯颜谏争,且性多不协俗,屡使孙权大怒,先后被谪到丹杨泾县和交州等地。他虽然常有失君臣之礼的行为,然十分注重封建礼教,尤其崇尚一臣不事二君的忠君思想,即使遭他奚落的降将于禁,内心也十分佩服他,魏文帝因此也常为他设坐。
    虞氏一生虽处乱世,亲自参与了三国争霸的战争,但于学问孜孜以求,从未间断。特别是晚年在交州期间,讲学不倦,门生常数百人。据《三国志》及其注载,虞氏为《老子》、《论语》、《国语》作过训注,并著《明扬释宋》。考《隋书经籍志》:“梁有《古文论语》十卷,郑玄注;又王肃、虞翻、谯周等注《论语》各十卷。”唐陆德明《经典释文•叙录》:“《论语》虞翻注十卷。”此即《论语》训注。隋唐志著录,有虞氏《春秋外传国语注》二十一,此为《国语》训传。又隋唐志著录,并有虞氏《太玄注》十四卷,此即为《易扬释宋》(扬,扬雄。宋,宋衷)。《经典释文•叙录》:“《老子》虞翻注二卷”,《隋书经籍志》著录相同,此即《老子》训注。此外,虞氏还为《孝经》、《周易参同契》作过注,唐玄宗御注《孝经序》云:“韦昭,王肃先儒之领首。虞翻、刘邵抑次焉。”《经典释文》卷二载虞注《参同契》云:“易字从日下月。”即是其证。
    虞氏于《周易》造诣最深。这主要得之于世代家传易学和他本人处战习易而不辍,博览众家之易说。他曾说过:“臣闻六经之始莫大阴阳,是以伏羲仰天县象,而建八卦,观变动六爻为六十四,以通神明,以类万物。臣高祖父故零陵太守光,少治孟氏《易》,曾祖父故平舆令成,缵述其业,至臣祖父凤为之最密。臣亡考故日南太守歆,受本于凤,最有旧书,世传其业,至臣五世。前人通讲,多玩章句,虽有秘说,于经疏阔,臣生遇世乱,长于军旅,习经于匏鼓之间,讲论于戎马之上,蒙先师之说,依经立注。又臣郡吏陈桃梦臣与道士相遇,散发被鹿裘,布《易》六爻,  其三以饮臣,臣乞尽吞之。道士言《易》道在天,三爻足矣。岂知臣受命,应当知经!所览诸家解不离流俗,义有不当实,辄悉改定,以就其正。”(引自《虞翻别传》)以上所言,说明了虞翻易学源于家传孟氏易及当时诸家易学。也证明了虞氏明学与道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虞氏精通筮法,能够灵活自如地运用《周易》占断。据《三国志•吴书•虞翻传》载,他曾为关羽筮之,“得兑下坎上,《节》。五爻变之《临》。”他说:“不出二日,必当断头。”果然如此,孙权曾称赞他“不及伏羲,可与东方朔为比矣。”裴松之引《虞翻别传》云虞翻放弃南方,“依易设象,以占吉凶。”可见虞氏擅长运用《周易》预测。
    虞氏的易学代表著作为《易注》。据虞氏本传称,此书作成后,曾示于少府孔融等人,且受到了孔融的称赞。虞氏别传也明确说,他曾将《易注》献给当时的统治者。《隋书•经籍志》、《旧唐书•经籍志》著录虞注《周易》九卷,《新唐书•艺文志》、《经典释文》有虞注《周易》十卷,这是虞氏《易注》。
    另外,据唐代史志文献记载,虞氏还撰有《周易日月变例》六卷,《京氏易律历注》一卷,《周易集林律历》一卷等易学著作。以上所列虞氏著作(包括非易学著作)皆亡佚。现存虞氏易注主要见于李鼎祚《周易集解》。清孙堂《汉魏二十一家易注》辑有虞翻《周易注》十卷,《附录》一卷,黄奭《逸书考》辑有虞翻《周易注》一卷,清惠栋著《易汉学》,张惠言著《周易虞氏义》九卷、《周易虞氏消息》二卷、《虞氏易礼》二卷、《虞氏易事》二卷、《虞氏易候》二卷、《虞氏易言》二卷,曾钊撰《周易虞氏易笺》九卷,方申作《虞氏易象汇编》一卷,纪磊作《虞氏易义补注》一卷、《附录》一卷、《虞氏易象考正》一卷,胡祥麟撰《虞氏易消息图说》一卷,李锐作《周易虞氏略例》一卷,民国徐昂撰《周易虞氏学》六卷,对虞氏易学皆有阐发,是研究虞氏易的必备之书。
(摘自林忠军著《象数易学发展史》第一卷1994年7月第1版第188页)
 
陆绩
    陆绩(187-219),三国吴郡吴县(今属江苏)人,字公纪。出身官宦世家。考《后汉书•独行传》《后汉书•陆康列传》:陆闳“建武中为尚书令”,其孙陆续“仕郡户曹史”,后“辟为别驾从事”。陆续生三子,长子稠,广陵太守;中子逢,乐安太守;少子褒,“力行好学,不慕名,连征不就。”褒子康为庐江太守,陆康少子为陆绩。陆绩“  敦《诗》《书》,长玩《礼》《易》。”(《三国志•陆绩传》)一生博学多识,星历算数无不该览。他与当时名士交往甚密,“虞翻旧齿名盛,庞统荆州令士,年亦差长,皆与绩友善”(同上)。在孙权执政时,“辟为奏曹掾,以直道见惮,出为郁林(今广西服林县)太守,加偏将军,给兵二千人“。(同上)他有躄疾,又志在儒雅,故虽有军务,却著述不废,以“学善政,见称当时”(《后汉书•陆康列传》)。自知亡日,仍作辞自悼,死时三十二岁。一生撰写了不少著作,据《三国志•吴书》记载,曾作《浑天图》、注《易》及《太平经》。《隋书•经籍志》录有:《周易注》十五卷,《周易日月变例》六卷(与虞翻同撰),《太平经注》十卷。陆德明《经典释文•叙录》也录有:陆绩《周易述》十三卷。两唐志有:陆氏《易注》十三卷。郑樵《通志•艺文略》录有:《京氏易传》三卷,陆绩注。陈振孙《书录解题》著录《京房易传》三卷、《积算杂占条例》一卷,题云吴郁林太守陆绩公纪注。但是陆氏著作,除了《京氏易传注》外,其它皆亡佚。明清时对陆氏易注多有辑录。明姚士麟采李鼎祚《周易集解》、陆德明《经典释文》所引陆氏易注及陆氏《京房易传注》,得佚文一百五十余条,而成《陆氏易解》一卷,清人张惠言、孙堂、马国翰、黄奭等对姚氏《陆氏易解》皆有增补。张惠言《易义别录》辑有《周易陆氏》一卷、孙堂《汉魏二十一家易注》辑有《周易述》一卷、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辑有《周易陆氏述》三卷、黄奭《逸书考》另有《易述》一卷。
    陆绩的易学由汉代象数易学发展而来。易学发展到西汉,形成了形态各异的易学体系,根据汉《易》方法划分,主要有六大家:官有施、孟、梁丘、京氏之学,民有费、高之学。东汉在传授西汉易学基础上,又多有创新和发展,象数易学趋于完备,并居于显赫地位,也正因为如此,象数易学否定自身,开始式微。三国之际,长期受象数易学薰陶的陆绩,目睹了汉末象数易学由鼎盛和向衰败转变,以重振象数易学为己任,毅然选择了晦涩难解、日趋失传的象数易学作为自己研究的对象。其中一个重要的研究方向就是京氏易学,故他的象数易学思想是主要通过诠释《京氏易传》而补充阐发出来。
(摘自林忠军著《象数易学发展史》第二卷齐鲁书社1998年7月第1版第9页)
 
姚信
    姚信,《三国志》、《晋书》未列其传。其生平事迹散见于史传和其它文献中。陆德明《经典释文》云:“姚信,字德佑。”阮孝绪《七录》称:“字元直,吴兴人,吴太常卿。”他与三国时陆绩、陆逊有亲戚关系。案《三国志•陆逊传》:“逊少孤,随从祖江太守康在官。……逊年长于康子绩数岁,为之纲纪门户。”可知陆绩是陆逊堂叔,且陆绩少于陆逊数岁。而姚信又为陆逊之外甥(《三国志陆逊传》,那么陆绩为姚信堂外祖父。姚信在《集》中所称赞的陆绩之女郁生(见《三国志•陆绩传》注),当为姚信的堂姨母。孙权即位时,姚信为太子孙和之官属,后太子和被废,他因亲附太子而被流徙在外。孙和之子孙皓继帝位,追其父孙和为文皇帝,姚信被召回,任太常卿,受命孙和之神灵,而倍受尊敬。《三国志•陆逊传》云:“及求诣都,欲口论适庶之分,以匡得失。既不听许,而逊外生顾谭、顾承、姚信,并以亲附太子,枉见流徙。”《三国志•吴主五子传》云:“休薨,皓即阼,其年追谥父和曰文皇帝,改葬明陵,置园邑二百家,令、丞奉守。……宝鼎二年七月,使太守大匠薛羽营立寝堂,号曰清庙。十二月,遣守丞相孟仁、太常姚信等备官僚中军步骑二千人,以灵舆法驾,东迎神于明陵。”
    姚信师从钱唐范平,研究《坟》《索》。《晋书•范平传》云:“范平字子安,吴郡钱塘人也。平研览《坟》《索》,遍识百民,姚信、驾邵之徒皆从业。吴时举茂才,敦悦儒学。”于易学,清儒张惠言疑为虞翻之徒。他说:“其言乾坤致用,卦变旁通,九六上下,则与虞氏之注,若应规矩;元直岂仲翔之徒欤?抑孟氏之传在吴,元直亦得旧闻欤?异其所传者止此,无以证之。”(《易义别录》卷二)张氏根据姚氏易与虞氏易“若应规矩”,推测姚信为虞翻之徒,恐怕难以置信。考姚氏易注,不仅有与虞氏易相同者,而且也有与其它家相同者,如《萃•象》云:“君子以除戎器。”王肃、姚、陆云:“除犹修治。”(《经典释义》)《丰》:“亨,王假之。”马融曰:“假,大也。”(《周易集解》)《大畜》九三:“良马逐。”郑本作“逐逐”,姚云“逐逐”。(《经典释文》)《明夷》六二云:“明夷于右  。”姚注:“自辰右旋入丑。”(同上)是取京氏易爻辰说。因此单凭姚氏易与虞氏易有相同者说明姚氏为虞氏之徒,证据不足。
    姚信生卒年代,因《三国志》未列传,故亦无法考订出其准确时间。据台湾学者简博贤考证,顾潭坐徒交州,见流二年,年四十二卒于交趾(谭弟承年三十七卒)。是谭卒在赤乌十年(247),年四十二,逆数推之,当生于建安十二年(207)。姚信与二顾并为陆逊外甥,与谭同居选部,《陆逊传》置姚信于二顾之后则其生年当不早于建安十二年。宝鼎二年(267),姚信以太奉使迎神,时年六十左右,则卒年又在其后。即姚信当生活在207年至267年这一区间前后。(见《今存三国两晋经学遗迹考》,三民书局)此考可信。
    根据史志记载,姚信易学著作有《周易注》。《隋书•经籍志》、《旧唐书•经籍志》、《新唐书•艺文志》、《经典释文•叙录》皆著录,并云“十卷”。阮孝绪《七录》谓之“十二卷”。此书宋志阙如,恐佚之宋代。清儒有辑本。孙堂《汉魏二十一家易注》辑《周易注》一卷,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辑《周易姚氏义》一卷。易注而外,隋唐志著录有《士纬》十卷,马国翰有辑本。晋宋隋书之《天文志》、《御览》并引姚氏《昕天论》,马国翰有辑本。《三国志•陆绩传》注引姚信《集》之文,《隋书•经籍志》著录二卷,两唐志并作十卷。严可均有辑本。《隋书•经籍志》著录姚氏《新书》二卷,两唐志载《新书》十卷。《艺文类聚》二十三引姚信《戒子》。
(摘自林忠军著《象数易学发展史》第二卷齐鲁书社1998年7月第1版第24页)
 
翟元
    翟元(玄),史志无传,生平不详。唐陆德明《经典释文》曾提到“翟子玄”,言《荀爽九家集注》“其序有荀爽、京房、马融、郑玄、宋衷、虞翻、陆绩、姚信、翟子玄,子玄不详何人,为《易义》。”唐李鼎祚《周易集解》辑有翟元易注。清儒孙堂最先就翟子玄、翟元之名提出质疑:
       翟子元《易义》不见于隋唐诸史《经籍志》,其世次亦无考,陆德明序九家姓 名列在姚信之后,疑亦魏晋间人,顾《释文》以为翟子元,《集解》又称为翟元,一人而两其名,何与?或云“元”其名,“子元”其字。陆德明引荀爽京房等八人,不称字,子元独称字,又何说?
                                          (《汉魏十十一家易注》)
     孙氏之问,发人深省,激发了后学对这一问题的研究。孙堂之后的易学家张惠言、马国翰曾就此问题进行发微。张惠言云:“翟元,盖即子玄,李书讳玄为元,郑玄字亦如些。“(《易义别录》)马国翰云:“古人多有名与字同者,如韩伯字康伯之类。或元字子元欤。”张氏、马氏在此定翟元与翟子元为一人,可以信从。但是,由此而产生另一个问题,即孙氏所谓“陆德明引荀爽、京房等八人不称字,子元独称字,又何说?”尚秉和对此给予否定:“然九家于京房等皆称其名不应元独称其字,似亦不协。”(《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而今人徐芹庭先生则提出了陆氏所引九家,于子元独称其字与辑荀氏九家有关。他说:“而于子元称其字也,乃荀九家者有密切之关系,可断言也。翟元之易注,既取资于荀爽,面荀九家又以荀爽为主,而收翟元之注于其中。又独称其字,是知荀九家之作易者,非翟元之子侄晚辈,即其弟子或再传弟子也。”(《魏晋七家易学之研究》)以上虽无更多的资证明之,但其推论合乎情理,不失为一家之言。
    应当指出,诸家对翟元见仁见智,有一点可以成为定论:陆氏列翟元于姚信之后,是谓翟元为魏晋时人。
    翟玄易注早已佚推,今存者多散见于李鼎祚《周易集解》、陆德明《经典释文》。除此之外,吕祖谦《古易音训》、李衡《周易义海撮要》、郑刚中《周易窥余》、熊过《周易象旨决录》也有征引。清儒搜集翟氏易注,遂成辑本。在张惠言《易义别录》、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孙堂《治魏二十一家易注》、黄奭《黄氏逸书考》中皆有翟玄易注辑本。
(摘自林忠军著《象数易学发展史》第二卷齐鲁书社1998年7月第1版第29页)

蜀才
    蜀才,史传无考,年籍未详。王俭《七志》谓王弼后人,张惠言信从。谢炅、夏侯该云为谯周。而颜之推、陆德明则以为范长生,颜之推云:“《易》有蜀才注,江南学士遂不知是何人。王俭《四部目录》不言姓名,题云王弼后人。谢炅、夏侯该并读数千卷书,皆疑是谯周。而《李蜀书》一名《汉之书》云:‘姓范名长生,自称蜀才。’南方以晋渡江后,北间传记皆名为伪书,不贵省读,故不见也。”(《家训•书证篇》)陆德明云:“案《蜀李书》云:姓范,名长生,一名贤。隐居青城山,自号蜀才,李雄以为丞相。”(《经典释文•序录》)据近人柯劭忞和今人台湾学者博贤、徐芹庭等考证,王弼无子,故蜀才不为王弼后人。《三国志》不言谯周有易学之作,故蜀才为谯之说不可信从。笔者又案《经典释文•序录》有:《周易》十卷蜀才注,《论语》十卷谯周注,且不言陆德明在两本书下的注,单就两本书署名而言,二者使用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名字。同一作者在不同书上署不同的名,这在古代很少有,至少在唐以前史志没有先例,故此两本书作者非一人,善《易》者即蜀才非谯周。
    关于范长生生平事迹散见于史书及其它文献中。晋常璩撰《华阳国志》云:“范贤,名长生,一名延久,又名九重,一曰支,字元寿。涪陵丹舆人。”又有史料记载:范长生,名范寂,字无为,曾事蜀主刘备、刘禅。《方舆胜览》云:“范寂,字无为,刘先主时栖止青城山中,以修炼为事,先主征之不起,就封为逍遥公,得长生久视之道,刘禅易其宅为长生观。列仙传言,寂得久视之术,年百余岁,蜀人奉为仙,奉为长生。”又案《晋书•载记》:晋武帝统一三国,传位于惠帝而天下大乱。永康元年,益州刺史据蜀作乱,为李特所平,但李特亦纵兵大肆杀掠,“是时蜀人危惧,并结屯堡,请命于特。”李特被杀,李流继位。“涪陵人范长生率千余家依青城山,尚参军涪陵徐轝求为汶山太守,欲要结长生等,与尚掎角讨流。尚不许,轝怨之,求使江西,遂降于流,说长生等使资给流军粮,长生从之,故流军复振。”李流死,传位李雄,李雄笃信术数,求道养志,欲以长生为君而臣之,长生固辞。李雄于永兴元年称成都王,长生自西山乘索舆诣成都,雄迎之于门,执版延坐,拜为丞相,尊曰范贤。光熙元年,在长生劝说下,李雄称帝,国号大成,改元曰晏平,“加范长生为天地太师,封西山王。”(以上详见《李特》、《李流》、《李雄》)范长生曾注《周易》,隋唐《志》及《经典释文》皆著录:《周易》十卷,蜀才注。《宋史•艺文志》已不著录其书,恐已佚失。清人有辑本,张澍从《经典释文》和《周易集解》所引蜀才注,辑入《蜀典》之中。马国翰根据张澍之辑本,加以补正,著录为一卷,存在《玉函山房辑佚书》中。此外孙堂《汉魏二十一家易注》、张惠言《易义别录》、黄奭《黄氏逸书考》等皆著录其注。
(摘自林忠军著《象数易学发展史》第二卷齐鲁书社1998年7月第1版第40页)
 
干宝
    干宝,字令升,新蔡(今河南省新蔡县)人。祖父干统,为吴奋武将军,父干莹为  丹阳丞。干宝少勤学,博览群记,以才器召为佐著作郎,又因平定杜弢之乱有功,赐爵关内候。晋元帝即位,未置史官,由中书监王导举荐,干宝“始领国史”。“以家贫求补山阴令,迁始安太守。王导请为司徒右长史,迁散骑常侍”。(《晋书•干宝传》)他对史学有研究,著《晋纪》。《晋书》称:“其书简略,直而能婉,咸称良史”;《文心雕龙》誉“干宝述纪以审正得序”,《史通》赞“理切而多功”。干宝“性好阴阳术数,留思京房、夏侯胜等传”,“博采异同,混虚实”,“集古今神祗灵异人物变化”,撰成《搜神记》三十卷,“又为《春秋左氏义外传》,注《周易》、《周官》凡数十篇,及杂文集皆行于世。”(同上)
    干宝于易学造诣极深,《晋书》明言注《周易》。《隋书•经籍志》载有:《周易》十卷,晋散骑常待干宝注,又《周易爻义》一卷,干宝撰,梁有《周易宗涂》四卷,干宝撰。其中《周易宗涂》《隋志》言已佚,两唐志皆不录。而《周易注》、《周易爻义》二书,两唐志皆收录之。另《经典释文•序录》、《宋史•艺文略•经类》及胡一桂《周易启蒙翼传》等也录《周易注》十卷。又根据《册府元龟》记载,《周易问难》二卷、《周易玄品》二卷,也为干宝撰。项皋谟、朱彝尊、马国翰等人皆信从。然《隋书•经籍志》明言《周易问难》二卷王氏撰,《周易元品》二卷不著撰人,故今人台湾学者黄庆萱等人关于《周易问难》《周易玄品》二书不为干宝所撰的考证属实(见《魏晋南北朝易学书考佚》九)。干宝的易学著作今皆散佚,其《易》注主要散见于唐人李鼎祚的《周易集解》、陆德明《经典释文》中。后人有辑本,“元时有屠曾者,始辑其佚。明下德间,其孙勋重订,其书刻在《盐邑志林》,即今孙堂《汉魏二十一家易注》所据而补订,武进张惠言梓入《易义别录》,历城马国翰、甘泉黄奭又据而参校习刊之,载《玉函山房辑佚书》、《汉堂丛书》中。孙、马、黄三家辑本,互有详略,然马、黄多者二事,孙多者七事,较其得失,孙本为优”。(尚秉和语,见《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另外,根据其它典籍记载:干宝还撰有:《易音》、《毛诗音》、《周官礼注》、《答周官驳难》、《周官音》、《后养议》、《春秋左氏函传义》、《春秋序论》、《正音》、《立言》等。
(摘自林忠军著《象数易学发展史》第二卷齐鲁书社1998年7月第1版第49页)
 
卢氏
    卢氏,不详何人,清儒马国翰据《魏书.卢景裕传》将卢氏视为卢景裕。卢景裕,字仲孺,小字白头。北魏范阳涿县(今河北涿州)人。幼而敏,专经为学,性清静,淡泊名利。其叔父职居显要,而卢氏隐居大宁山,止于园舍,情均郊野,谦恭守道,贞素自得,故号为居士。官至中书郎和国子博士。东魏相高欢闻其经明行著,驿马特征,使教诸子。卢氏以易学而闻名当时。“景裕理义精微,吐发闲雅,时有问难,或相诋诃,大声厉色,言至不逊。而景裕神采俨然,风诵如一,从容往复,无际可寻,由是士君子嗟美之。”(《北史.卢景裕传》)其易学源于郑易,且有师传。《北齐书.儒林传》:“凡是经学诸生多出自魏末大儒徐遵明门下,河北讲郑康成所注《周易》,遵明以传卢景裕及清崔瑾。“景裕传权会,权会传郭茂,……其后能言《易》者,多出郭茂之门”。故“景裕虽不聚徒教授,所注《易》,大行于世。”(《北史.卢景裕传》)就其内容而言,其易注多引汉儒卦变、升降、互体之说。清儒马国翰云:“其说易爻用升降,与蜀才略相似,大抵宗荀氏之学者。”据史志记载,其易学著作为《周易注》。《隋书.经籍志》著录《周易》一帙十卷,而唐志均有:卢氏周易注十卷。马国翰据李鼎祚《周易集解》及孔颖达《周易正义》辑《周易卢氏注》一卷。除了易学外,卢氏对其它经学也有研究,注过《尚书》、《孝经》、《论语》、《礼记》、《老子》。他还好佛,“曾寓托僧寺,讲听不已”(《北史.卢景裕传》),并通其大义。“天竺胡沙门道希每译诸经论,辄托景裕为之序云。”(同上)
    根据卢氏散见于《周易集解》中的易注,其象数易学特征非常突出,特别表现在他对卦变的运用,完全合荀、虞之法。兹从以下三例分析之:
    1.注《噬溘.彖》云:“此本《否》卦。《乾》之九五分降《坤》初,《坤》之初六分升《乾》五,是刚柔分也。”此处升降法是取荀氏之说,按照荀氏之意,一卦之中阴阳两爻可以升降互换,由此一卦变成另一卦。虞翻崇尚荀学,也取升降言卦变。虞注《噬溘》云:“《否》五之《坤》初,《坤》初之《否》五,刚柔交,故亨也。”很显然,关于此卦卦变,卢氏、虞氏尽管在表述上存在一定差别,但其思想完全相同,二者均在说明:《噬嗑》是由《否》而来,即《否》初、五两爻互换位置而成《噬嗑》。
    2.注《涣.彖》云:“此本《否》卦。《乾》之九四来居《坤》中,刚来成坎,水流而不穷也。《坤》之六二上升《乾》四,柔得位乎外,上承贵王,与上同也。”又注《涣》六四云:“自二居四,离其群侣,涣其群也。”卢氏这两段注是言《涣》来自《否》,即《否》二、四两爻互易而成《涣》。荀注《涣.彖》云:“谓阳来居二,在《坤》之中,为立庙。”注《涣.象》云:“阴上至四承五为享帝,阳下至二为立庙也。”虞注《涣》云:“《否》四之二成坎巽,天地交,故亨也。”从荀、虞注看,也是言《否》二、四两爻互易而成《涣》。
    3.卢注《节.彖》云:“此本《泰卦》。分《乾》九三升《坤》五,分《坤》六五下处《乾》三,是刚柔分而刚得中也。”此是言《节》自《泰》来,即《泰》三、五两爻互易而成《节》。虞注《节》云:“《泰》三之五,天地交也。”其意与卢氏同。
    关于卢氏卦变说,只能见到以上这三例。对比卢氏与荀、虞卦变,可知卢氏卦变当本荀、虞无疑。也就是说,卢氏和蜀才一样,在象数易的卦变说屡遭摧残之时,仍坚定不移地取卦变说注《易》,这对于卦变说的流传乃至整个象数易学保存皆有一定的意义。故卢氏的名字在易学史上也与卦变联系在一起,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易学家。清儒惠栋曾评价道:“卦变说本于《彖传》,荀慈明、虞仲翔、姚元直及蜀才、卢氏、侯果等之注详矣。”(《易汉学》卷八)
    这里需要说明的有两点:其一,卢氏象数思想不止于卦变,也有消息说、互体说等。以消息说注《易》者,如注《剥》云:“此本《乾》卦,群阴剥阳,故名为剥也。”此言十二消息卦来自乾坤,坤阴长至乾五为剥。以互体说注《易》者,如注《贲》九三“濡如”云:“有坎之水以自润,故曰濡如也。”《贲》二、三、四爻互坎,故言有坎之水以自润。注《涣》六四“涣有丘”云:“互体有艮,艮为山丘。”此言《涣》三、四、五爻互艮。其二,卢氏并非完全按照荀、虞用象数释《易》,也就是说在荀、虞用象数注《易》之处,卢氏常弃之不用。如荀注《需.九五象》用升降说,而卢氏则注之曰:“沈湎则凶,中正则吉。”荀、虞、蜀才等注《讼》取卦变说,而卢氏则注《讼.彖》云:“险而健者,恒而好争讼也。”注《讼.初六象》云:“初欲应四,而二据之,  争,事不至永,虽有小讼,讼必辩明,故终吉。”卢氏不取卦变说,又根据台湾学者黄庆萱教授考证,“卢氏注颇有意近王弼,而《伊川易传》亦多与卢注暗合。”(《魏晋南北朝易学书考佚》二十八)这说明了在玄学易击之下,象数易在注《易》时所表现出的问题已极为明显,故一些易学家,包括像传郑氏易的卢氏这样的易学家,在注《易》许多的情况下,也不得不舍弃汉代留传下来的象数易学,而以玄学易代之。从这里也看到了象数易学在南北朝时地位大大下降趋于式微。
(摘自林忠军著《象数易学发展史》第二卷齐鲁书社1998年7月第1版第72页)
 
何妥
    何妥,字栖风,西城(城,又作域)人。其父通商入蜀,遂家居郫县(今四川成都平原中部),事奉梁武陵王纪,主知金帛,因致巨富,号为西州大贾。他少机警,八岁游国子学。十七岁以使巧事湘东王。后知其聪明,召为诵书左右。当时他与肖  齐名,时人称“世有两俊,白杨何妥,青杨肖  ”。西魏灭梁,何妥入后周,仕为太学博士,封为襄城县男。至隋统一中国,文帝受禅,升国子博士,加通直散骑常侍,进爵为公。出为龙州刺史,在职三年,以疾请还。何妥性劲急,有口才,好是非人物。曾多次参奏身兼数职、受皇上器重的苏威,斥责苏夔之短,指陈得失,评论时政损益,故升伊州刺史而未成。寻为国子祭酒,死后谥曰肃。何妥曾为游学者讲学,“时有负笈游学者,妥皆为讲说教授之。”(《北史.儒林传下》)何妥一生著述很多,曾“撰《周易讲疏》三卷、(《隋书.何妥传》及《经籍志》并作“十三卷”,此“三”上当脱“十”字)《孝经义疏》二卷、《庄子义疏》四卷,与沈重等撰《三十六科鬼神感应等大义》九卷、《封禅书》一卷、《乐要》一卷、《文集》十卷,并行于世”。(同上)其《周易讲疏》隋唐志皆有著录。《隋书.经籍志》载有:《周易讲疏》十三卷,注云:国子祭酒何晏撰。“晏”乃“妥”字之误。清儒马国翰考辨云:“考魏何晏官至吏部尚书,《隋志》集部题魏尚书何晏集十一卷。兹题国子祭酒,乃隋何妥之官号,且书名、卷数,并与妥传不殊,而次序又在陈周弘正之下,不著代者,以妥为隋人也。《志》偶误‘妥’为‘晏’。《册府元龟》遂云何晏撰《周易私记》二十卷。《周易讲疏》十三卷,朱太史彝尊信之,载入《经义考》,展转承讹,失而愈远矣。“(《玉函山房辑佚书.易类》)此书久佚,马国翰据孔颖达《周易正义》所引“何氏”注及李鼎祚《周易集解》所引何妥注辑为一卷。黄奭也据孔、李二书,并参照其它书,辑《何妥周易讲疏》,载入《逸书考》中。
    但《周易正义》中所引“何氏”是否即是何妥?何晏、何育皆有易注,孔氏未明指其人。清儒马国翰曾考之云:“李明标‘何妥’,《正义》称‘何氏’,其说每与张氏、周氏、褚氏、庄氏并引。庄氏不详何人,周为周弘正,张为张讥,褚为褚仲都,何知何妥,皆唐近代为讲疏者,《正义》亦疏也,故仅题某氏。”(同上)又考《正义》引何氏注,有王弼玄学之特色,又兼取象数易之内容,如何氏注《系辞》云:“上篇明无,故曰易有太极,太极即无也。”又云:“圣人以此洗心,退藏于密,是其无也。下篇明几,从无入有,故云‘知几其神乎’。”是以老庄注《易》。注《临》云:“从建子阳生至建未为八月。”是取汉儒消息卦注《易》,这与李氏《周易集解》所引何妥注风格基本一致(见下文)。故马国翰之论可信。
    何妥一生行踪由南朝而迁北朝,后为官于统一隋朝,饱览了南北之学,故易学思想融合了玄学易和象数易,在其易注中,既有玄学清淡简明之风,又有汉易古朴重实之气;既明天道,又明人道,如他关于《文言传》解说就是例证。何氏认为《文言传》“潜龙勿用下也”至“飞龙在天,上治也”是谓《文言》第二章,此章是“以人事明之”。何氏于此章皆以尧、舜、文、武之帝王之事阐明人道,他注“潜龙勿用下也”云:“此第二章以人事明之。当帝舜耕渔之日,卑*处下,未为时用,故云下。”注“见龙在天,时舍也”云:“此夫子洙泗之日,开张业艺教授门徒,自非通舍,孰能如此。”注“终日乾乾,行事也”云:“此当文王为西伯之时,处人臣之极,必须事上接下,故言行事也。”注“或跃在渊,自试也”云:“欲进其道犹复疑惑。此当武王观兵之日,欲以试观物情也。”注“飞龙在天,上治也”云:“此当尧舜冕旒之日,以圣德而居高位在上而治民也。”从以上注文看,何氏明人事,无非是运用具体的历史事实,揭示《文言》中所蕴含的帝王处世治国之道。在他看来,帝王之所以能治国平天下,其关键在于审时度势,即在耕渔之日,卑*处下;处人臣之极,必须事上接下;而在冕旒之日,当以圣德居高位而治民。这当然还要做到“君臣交感”,“君臣相交感乃可以济养民也”,(《泰.彖》注)“人志不同必致离散而乱邦国”,(《否.彖》注)其具体的方法“须进善纳谏”(《复》上六注)以达到君臣心志相通。若“迷而不复,安可牧民,此行师必败绩矣”。何氏这一套理论,从理论根源上说,明人事则宗王弼,王弼在此节下注云:“此一章,全以人事明之也。……潜而勿用何乎?必穷处下也;见而在田必以时之,通舍也。以爻为人,以位为时,人不妄动,则时皆可知也。文王明夷则主可知矣。仲尼旅人则周可知矣。”(《周易》注)而以全体史实明人事,则启于干宝等人。干宝除了以京氏学注易外,则注重以史实释《易》。由此可见,何氏以史明人事,显然是受到玄学易的影响。但何妥与王弼不同的是,还以天道明《易》。
    ……
    就象数易学而言,何妥在南学盛行之际,崇王学,而又取象数,以象数补王学之不足,重新肯定了象数易的价值。这对郑学乃至整个象数学的保存传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摘自林忠军著《象数易学发展史》第二卷齐鲁书社1998年7月第1版第74页)


崔憬
    崔憬,史传不载,生平不详。唐李鼎祚《周易集解》多引其注,并对他的某些注有评论,故知崔氏生活在李氏之前。而其易注又引唐孔颖达《周易正义》,知他当生活在孔氏之后,即大约生活在唐朝李鼎祚之前、孔颖达之后。清人马国翰等人曾就其生平作过说明:
    憬,不详何人,《隋书.经籍志》《唐书.艺文志》俱不载,书亦不传。惟李鼎祚《集解》引之“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节,憬说述及孔疏,知为唐人,在孔颖达后,又鼎祚云:“案崔氏探元,病诸先达,及乎自料,未免小疵。”知《探元》为其书名。兹据题焉,《集解》于憬论有所驳斥而采取独多。盖其人不墨守辅嗣之注,而于荀、虞、马、郑之学,有所窥见,故遗象者,援据为言,第不知唐志何以佚之也。(《玉函山房辑佚书.经编.易类》)
    崔氏易学,重易象和易数,不墨守王学,为李氏《集解》多引,据今人潘雨庭先生统计,《周易集解》采崔氏易注二百余节,仅次于荀爽易注(荀氏三百余节)(《周易集解纂疏.点校体例》,中华书局,1994年3月)。也就是说,在《周易集解》中,论其集易注的数量,除虞翻和荀爽外,就是崔氏易注。这说明了在孔氏《周易正义》官学统治之下,崔氏易学有独到之处,或“称为新义“,为李氏所推崇。其实他所谓的新义,就是在注重玄理的同时,也兼采象数。
    ……
    崔氏以丰富的易学知识和一个易学家所特有的洞察力,对《周易》这部古老的典籍作了新的阐发。他不趋炎附势,不为名利所动,敢于以自己的易学“新义”与官学抗衡,表现了他非凡的胆识和高尚的易学情操。具体地说,理论上主张《易》以象为本,象尽意,辞尽言,纠正王弼“忘象”“忘言”说对《系辞》本意的歪曲。注经方法上,发扬汉人易学传统,凡能用象之处,尽取易象,阐释易辞。他除了取汉人理论之外,更多地运用《易传》取象方法注《易》,既弥补了玄学易之不足,又避免了汉人夸大易象的倾向。
(摘自林忠军著《象数易学发展史》第二卷齐鲁书社1998年7月第1版第81-91页)
 
侯果
    侯果,见于李鼎祚《周易集解》,其生平不详。据清人马国翰考证,侯果即侯行果。马氏云:“果名于史志无考,惟《唐书.儒学列传.褚无量传》云:‘始,无量与马怀素为待读,后秘书少监康子元、国子博十侯行果亦践其选。’意侯行果即侯果,唐人多以字行,果名而行其字也。”(《玉函山房辑佚书》)关于侯行果,《新唐书》有记载,该书《儒学下.侯行果传》云:“行果者,上谷人,历国子司业,待皇太子读。卒,赠庆王傅。始行果、会真长乐、冯朝隐同进讲,朝隐能推索《老》、《庄》秘义,会真亦善《老子》,每启篇,先薰盥乃读。帝曰:‘我欲更求善易者,然无贤行果。’”又《儒学下.康子元传》云:“元初,诏中书令张说举能治《易》、《老》、《庄》者,集直学士侯行果荐子元及平阳敬会真于说, ……子元擢累秘书少监、会真四门博士,俄皆兼集贤诗讲学士。玄宗将东之太山,说引子元、行果、徐坚、韦绥商裁封禅仪。”从以上记载看,侯行果既是一位深受朝廷器重的官员,又是一位与冯朝隐、会真齐名的当朝大学者,尤精于易学,否则朝廷不会启用他举荐善《易》者。
    侯果的著作已失。其易注主要散见于李鼎祚《周易集解》中。清儒马国翰据李氏《周易集解》所引易注,辑《周易侯氏注》三卷,收入《玉函山房辑佚书》中。黄奭除了辑《周易集解》所引易注外,还参照宋代郑刚中《周易窥余》、李衡《周易义海撮要》、朱震《汉上易传》,元代吴澄《易纂言》,明代魏睿《易义古象通》、熊过《周易象旨决录》等书所引易注,辑成《侯果易注》一册,收入《黄氏逸书考》中。 ……他在注《易》时,许多地方取郑学,兼参荀虞之学。 ……侯氏易学除了主象数易学外,还有义理之倾向。 ……单就象数易学而言,虽然侯氏的思想及其运用还没有超出前人的研究成果,也就是说他的象数易学无法与汉儒相提并论,但是在唐代却举足轻重。因为唐代以孔颖达注疏的王弼易为官学,明经取士,皆尊为圭臬,士子皆谨守官书,莫敢有异议。在这种情况下,侯氏敢于取象数注《易》,极为可贵,正因为如此,他成为唐代象数易学代表显赫于当时。关于这一点从唐李鼎祚《周易集解》中可以得到证明。李氏在此书中集汉唐易四十家,其中集侯果易百余节,从数量言之,在四十家中居第四位,这说明了他的象数易学在易学史上、尤其是在唐代占有重要地位。
(摘自林忠军著《象数易学发展史》第二卷齐鲁书社1998年7月第1版第92-102页)
 
李鼎祚
    新旧唐书无李鼎祚传,其生平不详,先儒多失考。明儒朱睦櫀云:“鼎祚,资州人,仕唐为秘阁学士,以经术称于时,及阅唐列传与蜀志,俱不见其人,岂遗之耶?抑别有所载耶?因附论著于此,以俟博雅者考焉。”(引自《经义考》卷十四)清四库馆臣也云:“鼎祚,《唐书》无传,始末未详。惟据《序》末结衔,知其官为秘书省著作郎。据袁桷《清容居士集》载,资州有鼎祚读书台,知为资州人耳。朱睦櫀《序》称为秘阁学士,不知何据也。其时代亦不可考。《旧唐书.经籍志》称录开元盛时四部诸书而不载是编。知为天宝以后人矣。”(《四库全书总目》卷一)然清刘毓崧撰《通义堂文集》有此书《跋》,作者在《跋》中,依据《周易集解》自序《元和志》、《寰宇记》、《舆地纪胜》、《通志》、《能改斋漫录》等书对李鼎祚生平仕履作了详尽考辨。今录之如下:
    新旧《唐书》皆无李鼎祚传,据《集解》标题,知其为资州人。而蜀中志乘,亦罕见其名氏。今以《自序》及《元和志》、《寰宇记》、《舆地纪胜》,参之《通志》、《能改斋漫录》等书,其事迹官阶,尚可考见大略。盖鼎祚兄弟读书于山上,后人名其地为读书台。明皇幸蜀,鼎祚进《平胡论》,后召守左拾遗。肃宗乾元元年,奏以山川阔远,请制泸、普、渝、合、资、荣等六州界,置昌州。二年春,从其议兴建,凡经营相度皆躬与其劳,是时仍官左拾遗。尝充内供奉。曾辑梁元帝及陈乐产、唐吕才之书,以推演六壬五行,成《连珠明镜式经》十卷,又名《连珠集》。上之于朝,其事亦在乾元间。代宗登极后,献《周易集解》,其进为秘书省著作郎,仕至殿中侍御史。以唐时官品阶秩考之,左拾遗系从八品上阶,秘书省著作郎系从五品上阶,殿中侍御史系七品上阶。由左拾遗而为著作郎,固属超迁,由著作郎而为殿中侍御史,亦非左降,盖官职之要,据间散随时转移。……意者鼎祚亦以著作郎而兼殿中侍御史欤?是故综核其生平出处,方未仕之日,即献策以讨安禄山后,此召拜拾遗,当必固其所言有验。观于请建昌州之奏,若早虑及寇贼凭陵,故其州曾为兵火所焚,而节度使崔甯又奏请复置以镇压夷獠。盖其形势控扼险固,兵法所谓所必争也。则鼎祚之优于经济而好进谟猷,即此可以概见其改官御史建白必大有可观。惜乎,奏议之不传耳。迨身殁以后,资州人士为立四贤堂,绘其像以祀之。尤足征其德望素隆,为乡邦推重。在唐代儒林之内不愧为第一流人物,非独《集解》之书有功于易学已也。国史既不为立传,方志亦不详述其人。凡此记载之疏,安可以曲为解免也载。
    从以上考证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以下几个问题:其一,李鼎祚是资州盘石人,今属四川资中县。生活在唐朝中后期,即经历唐玄宗、肃宗、代宗三代。从他献策讨伐安禄山看,他大约出生在天宝元年前后,甚至还可以往前一些。其二,政治上,李氏积极为统治者献计献策。安史之乱,他进《平胡论》,为讨伐安禄山等人出谋划策。为了加强对少数民族地区统治,防止叛乱,又上奏在泸、晋、渝、合、资、荣等六州界险要之地置昌州。其三,他勤于读书,精于经学,尤通象数易学,擅筮占。李氏兄弟曾读书天州东四明山,后人曾名其读书地为读书台。《蜀故》言他“以经学称于时”。(卷十二)在代宗登极后,将撰成的《周易集解》献于朝。同时,他曾推演六壬五行,撰成《连珠明镜式经》十卷,说明他对象数易学及术数理论颇有研究。据《蜀故》记载,他“预察胡人判亡之日期无爽毫发,象数精深,盖如此然”。(卷十二)由此他被召拜为拾遗。其四,他官至左拾遗、秘书省著作郎、殿中侍御史。这些官职皆随当时其政绩而授。如进《平胡论》,因其所言有验,而被召为左拾遗。建议设昌州,又充内供奉。撰《辖珠明镜式经》、《周易集解》献于朝,而为秘书省著作郎和殿中侍御史。由于这个缘故,《跋》中所猜测“鼎祚亦以著作郎而兼殿中侍御史”当合乎情理。其五,李鼎祚在当地德高望众,为当地民众所推崇,死后资州立四贤堂,“在郡治绘王褒、范崇凯、李鼎祚、董钧像”(《舆地纪胜.资州景物下.四贤堂》注)以祀之。故《跋》称他为“唐代儒林之内不愧为第一流人物,非独《集解》之书有功于易学已也。”
    李氏及其易学在当地声誉如此高,那么为什么唐史不立传,方志亦不详其人?这其中必有原因。笔者管见,唐史不列其人,既非遗之,也非别有所载,恐与他从事的研究及其影响有关。唐朝易学尊崇王学,孔颖达等人奉命撰《周易正义》立为国学,每年明经依次考试,自唐至宋,明经取士,皆遵此本。由于功利所使,玄学易成为易学主流和正宗。为官者多习玄学易,掌管撰写史书者除了自身原因外自然更以政治理论需要为标准取舍人物。李氏致力于象数易学必然受到冷落而不为列传,这是其一。其二,李氏经术以《周易集解》而出名。而此书虽然也被载入史书中,但此书经集前人成果为主。其中每节集解之后,常附有“案语”,这些“案语”是对前人未尽之意作以补充,多宗荀虞,有见解者极少。从这个意义上说,《集解》是一部资料性的著作,与当时政治还有相当距离,无法与唐人其它注疏的易学著作相提并论,故逐渐被人遗忘,以致宋代贤良多不知。“庆历壬午相府策贤良六题,一出此书,素未尝见,贤良多下者。”(宋计用章《周易集解后序》)故后世修史不列李氏。其三,李氏官职不显要。官职是否显要也是古人修史取舍的重要标准。李氏一生为官,最高是秘书省著作郎,为五品,较为重要的是殿中侍御史属七品,故从其官职看在当时是不显要的,在史书中没有列其传是合乎情理的。
(摘自林忠军著《象数易学发展史》第二卷齐鲁书社1998年7月第1版第103页)
 
陈抟
    陈抟(871-989年),字图南,亳州真源(今安微亳县)人,或谓西蜀崇龛(今四川安岳)人。少年奋好学,“及长,读经史百家之言,一见成诵,悉无遗忘”。(《宋史.隐士传上》)后唐长兴中,举进士不第,遂不求禄仕,以山水为乐,过着隐居的生活。先在武当山九室岩,服气辟谷二十余年,后“移居华山云观台,又止少华室,每寝处,多百余日不起”。(同上)周世宗闻其名,召见命为谏议大夫,他辞而不受。北宋太平兴国时,太宗待之甚厚,曾三次派遣使者前往华山宣诏进京,前两次皆撰答诏诗以辞之。第三次“太宗召之,以羽服见开延英殿,甚礼重之,赐号‘希夷先生’”。陈传一生于《老》《易》皆有建树,他的老学“通过弟子张无梦传给陈景元,推动了宋代之后道教教理的研讨。”(詹石窗《道教文学史》上海文艺出版社1992年5月版第411页)在易学方面,好读《易》,读之爱不释手,常自号“扶摇子”,以传《易》而闻名,宋人易图(包括龙图、太极图、无极图等)多传自陈传。陈传生平事迹主要见《宋史.陈抟传》、《东都事略.陈抟传》,陈抟著述很多,据《宋史.陈抟传》载,有《指玄篇》八十一章,又作《三峰寓言》及《高阳集》、《钓潭集》及诗六百余篇。又据郑樵《通志.艺文略》著录,陈抟著有《赤松子八诫录》一卷,《指玄篇》一卷,《九室指玄篇》一卷,《人伦风鉴》一卷。《宋史.艺文志》有《龙图易》一卷,《宋文鉴》有《龙图序》一文。今除了《龙图序》文,其他皆佚失。
    ……
    陈抟龙图出现仍有它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其一,它复活了象数易学。象数易学发展到汉末达到了顶峰,一字一句必有其征的以象注《易》法已山穷山尽,经晋唐玄学易的冲击,很快趋向式微。陈抟从道家入手,参证易学,发明图说,彰显象数,一改象数学原有的繁琐、乏味的注经方式,使象数易学绝处逢生,再度向前发展,在易学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其二,在总结前人研究成果基础上,以新的形式注经。陈抟的龙图说,是由《系辞》“河出图、洛出书”而发,故可以视为是对《系辞》图书的诠释。这种诠释有两个方面可以肯定:一方面把图书和数联系起来,以数衍图,以图表数,这是他的独创;另一方面紧紧围绕《周易》本义(即《易》为卜筮之书),来阐发其中蓍、卦、爻等问题,这对理清《周易》性质,批判玄学易有重要意义。其三,陈抟的图书之学对后世有深远的影响。由他开启的图书之学,经过师承传授,逐渐受到宋人关注,成为宋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尤其当它被置入朱子《周易本义》之后,其声望随着朱子地位的升高而升高,这种来自道家的文化很快被儒家吸收,遂即成为正宗的官学,对中国文化发生了重要的影响。中国的医学、兵法、丹术、算学、文学、堪舆、遁甲等学科皆援引之、吸收之。因此,陈抟对易学乃至中国文化的贡献不可磨灭。
(摘自林忠军著《象数易学发展史》第二卷齐鲁书社1998年7月第1版第134页)


李之才
李之才(?-1045),字挺之,青州(今山东青州市)人,《宋史》作青社。青社即青州,其性朴率直信,不肆不窘,倜傥不群。天圣八年举进士,初为孟州司户参军共城令,后升殿中丞佥书泽州判官。他“能为古文章”,有大才却“安于卑位,无仕进意”,人推荐其升迁,而不能“决其归心”。学术上,事从河南穆修。穆修(979-1032),字伯长,汶阳(今山东汶上)人,官至颍州文学参军等职,师陈抟而传《易》。其性卞严寡合。之才虽常受到怒诃,但事之益谨,故于《易》得其真传。“时苏舜钦辈亦从修学《易》,其专授者,惟之才尔。”(《宋史.李之才传》)北宋大儒邵雍出自李之才门下。当时“邵雍筑室苏门山百丈源之上,布衣疏食,之才闻雍苦志好学,自造其庐”(见《东都事略.儒学传》),而授其“义理之学”和“物理之学”。“泽人刘羲叟晚出其门,受历法,亦为名士”(同上)。其生平见《宋史》、《东都事略》。
李之才的易学已失传,今能见的是保留在朱震《汉上易传》、黄宗羲《易学象数论》、胡渭《易图明辨》等书中的卦变图,因这种卦变图是讲卦与卦之间关系的,而这种卦与卦之间的关系通过卦象变化而表现出来,故李氏卦变图被称为“象学”。李之才的卦变图包括两个图:一是卦变反对图,一是六十四卦相生图。
……
他开了宋代卦变说研究的先河。由于他的倡导和传授,其卦变说很快为时人接受。朱震曾记述了李氏卦变传授的状况:“康节之子伯温传之于河阳陈四丈,陈传之于挺之。”(《汉上易传.卦图卷上》)受其影响,苏轼、朱熹、林至等大易学家皆言卦变。在义理之学兴盛的时代,象数易学的卦变成为时人关注的问题,这当然归功于李之才。
(摘自林忠军著《象数易学发展史》第二卷齐鲁书社1998年7月第1版第142页)
 

 

 

 

 

 

顶部】【关闭
薛邓林QQ:325864928 有事点这里  Email:yijing00@163.com 管理员QQ:495706362 有事点这里  Email:jixianyizhai@126.com